2020中国足球报告之职业联赛:抵制金元足球泡沫虚火迎转折点

2020中国足球报告之职业联赛:抵制金元足球泡沫虚火迎转折点

不平凡的一年,不平凡的一季,在诸多 “变化”的影响下,中国足球走向又一个关键转折点,为梦想蓄力。PP体育在年底特别推出《2020中国足球报告》,全方位回顾不易的一年,寻找未来的曜灵之光。

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与繁荣离不开职业联赛的贡献;职业联赛发展的终极诉求是打牢中国足球的根基,进而全面提升中国足球的综合实力。

今年是中国足球职业化的第二十七个年头,也是史上首个赛会制的联赛,在疫情的干扰下,中超开赛日期一直延迟到7月25日,但在之后的148天时间里,中超、女超、五超、中甲、女甲、中乙、女乙、中冠、足协杯以及沙滩足球锦标赛等各大小赛事都顺利进行并按计划完赛,这是一次成功的挑战,一次共克时艰的聚力,是中国足球的宝贵财富;同时这也只是发展的一小步,中国足球即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有

赛程压缩+赛制更改不影响精彩提升 各项赛事吸引力创新高

按照一位足协相关人士的话说,今年中超能够顺利进行,就已经取得了胜利。年初世界足坛全面停摆,中超开幕无限延期。那段时间,为了准备中超复赛,中国足协竞赛部制订了多套赛制赛程方案,但均把防疫工作摆在第一位,0感染是中国足协必须坚守的底线。

另外,中超复赛还要考虑防止赛程“撞车”,包括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当时未确定延期)、2020年亚冠联赛,既要让中超尽可能保持更多比赛以达到球迷观赛需求、有一个让各球队都能接受的赛制。

在此情况下,中国足协决定,让中超联赛分别在大连和苏州两大赛区集中进行,这与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十六支球队按照蛇形分组规则分为两组,第一阶段比赛分出争冠组和保级组各八支球队,之后淘汰赛决出冠军和降级队。

这样的赛制存在着瑕疵,比如天津泰达确定保级前只赢一场比赛,河南建业也只赢了两场,若按照过去的联赛赛制,第一阶段摆烂的他们至少会出一支降级队,而石家庄永昌的降级让当地球迷颇感不服。但瑕不掩瑜的是,赛会制比赛增加了联赛的争冠悬念,特别是到了第二阶段的淘汰赛赛制,京鲁之战、京穗之战、苏沪之争,苏粤决战,精彩纷呈,激情不停歇,吸引了众多球迷的观看。据中国足协报道,本赛季中超共吸引3.89亿电视观众,较上赛季同期增长20.8% 。值得一提的是,累计电视观众数量16.5亿人次,较上一赛季同期上涨37.4%。另外共有3000余家媒体、588322篇和中超联赛相关的报道触达球迷,较上赛季增长34.5%。#中超联赛#话题阅读量为44.6亿,净增长20亿,#中超决赛#阅读量1.1亿,成功冲到热搜TOP3,全赛季共20次以上热搜上榜。决赛晚,#苏宁首夺中超冠军#单条阅读量达到2.1亿,位列热搜TOP3。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有

在竞赛数据方面,本赛季中超总进球数为442个(乌龙球未计入其中),场均进球数2.82个,其中国内球员攻入155球,场均进球0.97个,不论是总进球数,还是场均进球数,比起上赛季均有显著提升。在净比赛时间方面,2020赛季场均为52分23秒,比2019赛季平均每场多10秒。最高净比赛时间为68分05秒,与2019赛季的64分11秒相比,有着近4分钟的提升。

由于赛程的密集,中超、中甲联赛都涌现出一批具有青春活力的年轻球员,尤其是外援使用人数更少的中甲联赛,比如江西联盛队19岁小将易县龙几乎场场不落,并拿下自己职业联赛首球,这也是鲁能青训2001年龄段球员在职业联赛中打进的第一粒进球;辽宁沈阳城市20岁小将木扎帕尔,在打入职业联赛首球后向主教练的深情鞠躬让人印象深刻。根据中国足协发布的数据,本赛季中甲,U23球员出场人数明显增加,场均出场时间增长近60%,场均进球更是翻倍增长。

今年女超联赛共有10支参赛队伍,比赛采取分阶段赛会制,在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封闭进行。第一阶段采取单循环赛制,积分前四名的队伍将会在9月28日-10月10日参加第二阶段第1-4名排位赛,其余六支队伍参加第二阶段5-10名排位赛。最后的结果和中超联赛类似,拥有王霜、吴海燕等国脚以及吕悦云、姚伟、刘艳秋、王珊珊等优秀球员的武汉队新王加冕,武汉俱乐部首次赢得国内女足顶级联赛冠军,也是武汉女足在2007年城运会获金牌后再次赢得全国性赛事的冠军,更是武汉代表队在疫情后赢得的首个集体项目全国赛事冠军。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女超联赛的出场球员的平均年龄仅为23.5岁,相较于2019赛季的23.99岁,平均年龄减小接近半岁,所有球队都在有意识的进行轮换和培养年轻的球员。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有

可喜的是,今年中国足协旗下的各大赛事都得到了官广泛的关注,央视史无前例的单赛季直播了11场女超比赛,使女足姑娘们收获了不少电视观众青睐。另外中甲联赛电视单场覆盖人数是2019赛季的电视转播的6倍,场均收视人次较2019赛季大幅增长1.5倍以上,本赛季央视共转播6场比赛,创下了中甲历史之最。

遏制金元足球成足协重点工作 职业联赛迎关键转折点

“我们难道还不觉醒吗?我们难道良心已死了吗?”在上海召开的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上,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发言中痛批金元足球。

这两年,许多中小俱乐部紧随金元风波不堪重负,纷纷退场;甚至一些中上游的中超俱乐部也存在欠薪问题,所以这两年,遏制金元足球一直是中国足协的重点工作。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中国足协抛出了“四大帽”政策。如今足协又将进一步限制俱乐部投入和球员薪水,另外还重点强调俱乐部改中性名称。

关于限制金元,中国足协确实已经到了不能不管的地步。近十年的金元足球,首先是广州恒大引领的第一波本土球员薪水大涨,在青训坍塌青黄不接的背景下,中超本土球员市场是绝对的卖方市场,想不涨都不行。紧接着请大牌外教,最后本土球员无人可买,中超拿着钱请来一大批球星,2016年拉维奇以仅次于梅西的世界第二身价加盟华夏幸福让人惊掉下巴。而随着疫情对市场和经济的冲击,中国足坛基本全是靠企业输血的俱乐部自然“压力山大”。

“以2019年为例,中超平均每家俱乐部支出1.8亿美金,在这1.8亿美金之中,70-80%都进了球员的腰包。而在球员薪水这一块,又有近70%支付给了外援。”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重点提出了球员薪水给俱乐部运营带来的压力,而中国足协这次拿球员薪水开刀: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不含奖金)由最高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降至税前500万元,国脚上浮20%的标准不再执行。外籍球员单赛季个人薪酬由不得超过税后3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82万元)调整为税前300万欧元,此外还新增俱乐部外籍球员单赛季薪酬总额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7941万元)的规定。这一刀确实切到了病情的要害处,所有环节全部卡死,同时制定了非常严格的处罚标准,没给俱乐部留一点活心思的余地。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有

但限薪必然使得中超大牌球星逃离,从而损害联赛的观赏性,在亚洲的竞争力会大幅下降,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都将失去冲击亚冠冠军的实力,中超的商业价值和国际影响力一定会下降,版权和赞助收入也会开倒车,但这也是无法避免的。曾在上港俱乐部担任领导的足协主席陈戌源就颇有感触,他认为上港俱乐部要打造百年俱乐部,但依照目前的模式是维持不了的。俱乐部要有钱可赚,有能力甩开“生死掌握在企业手中”的高度依赖,才能找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俱乐部要有造血功能,得所有人联合起来创造联赛价值,这有赖于高度市场化、商业化的“职业联盟”。放眼世界职业足坛,负责管理职业俱乐部的专业机构,全都是“职业联盟”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有,比如英超联盟、德甲联盟、西甲联盟等,掌握着整个联赛的运营推广权,掌握着财政大权。

中国足球在2016年正式提出了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概念,并于2017年1月在上海举行了筹备工作组会议,讨论修改职业联盟章程和涉及的问题。会议确定职业联盟将在2月或3月成立。但会议过后,这件事竟石沉大海,今年碰上疫情,仓促办赛,职业联盟更没有被推行下去。不过陈戌源在十一月的讲话中提到,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成立工作正在积极推行,“我们尽最大努力,争取联盟年内成立,明年的联赛要让职业联盟去运营。”如今2020年接近尾声,可见职业联盟的推行远比想象要困难,但这一困难也是中国足球必须要翻越的。

职业联盟未来对职业联赛的有何促进意义?此前筹备组的成员、广州富力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表露出信心:“中国的职业足球投资人掌管着万亿以上的财富,经营足球市场也会有他们的独到之处,大家都有信心能够把这个盘子做大,有很多潜在的赞助商也希望市场化。”

对于具体收益,黄盛华说出了45亿人民币的数额,“按18支中超队伍,36亿给中超,每家2亿。然后中甲每家3000万,总共5.4亿,剩下的给中乙俱乐部3.6亿,中乙每个俱乐部分红1000万,还有中冠前列的球队也有收益。大家还忽略了足彩,如果开放足彩,三级联赛的竞猜,到时盘子会更大。”至于真实的效果,请大家拭目以待。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有

五大拳齐出手 保证职业联赛健康发展

这些年,舆论不断呼唤中超联赛扩容,认为时下足球市场火爆,球迷众多,加上我国地域辽阔,16支球队的规模与经济体量不符,应当尽快扩大到18支甚至20支队伍参赛。而在日前,中国足协官网发布了《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推进足球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的文件。文件中列举了中国足协下一步将展开了各项工作与要求,其中,被广泛关注的一条是:“到2023年,中超联赛扩大到18支参赛队,中甲联赛扩大到20支,中乙联赛扩大到30支。实行中超俱乐部男足带女足模式,把建立职业女足队伍作为中超俱乐部的准入条件之一,带动女足运动发展。”

首先,理解球迷期盼扩军的心情,中国足协也做出了回应。当时职业足球的设计不仅要看市场需求和承受,更要按足球规律运行。联赛以水平高低分为若干级别,级别越往下,参赛队伍越多,形成基础雄厚稳定、高端质量突出的联赛结构。可惜,现实情况是低级别联赛队伍动荡萎缩,底座“瘦弱”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有,头重脚轻,中超扩容还不是时候,所以中国足协也给出了两个赛季的缓冲期。

在中国足协初步拟定的“中国足球联赛体系”中,明确今后将设八个层级的联赛:中超、中甲、中乙、中冠、中冠联赛大区赛、会员协会冠军联赛、城市联赛、县区联赛。这种设计,实际上是在保证三级职业联赛系统正常运行的基础上,将业余联赛进行更为具体的层级划分(四至八级别):第四级别联赛为“中国足协冠军联赛”,即为“中冠联赛”;第五级别的联赛,相当于此前的大区赛,根据计划到2030年的时候,全国设立16个大区,每个大区的冠军进入第四级别的中冠联赛;第六级别的联赛为“会员协会冠军联赛”,由地方会员协会主办。根据中足协的名额分配,各会员协会通过自己的联赛产生出参加第五级别联赛的球队;第七和第八联赛分别为城市联赛和县区联赛,这是最为草根的两级联赛。

以我国的人口体量,若能拉起八个层级联赛的金字塔框架,届时参与球队数量之多,参与人数之广,将会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多年前,足球界早有专家指出,中国与世界足球发达国家的最大差距在于缺乏完善的业余竞赛制度。如今究竟是先扩军,还是先搭建业余联赛竞赛制度?一目了然。只是这和青训一样需要很长的时间和精力,需要身处其位者拥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奉献精神。

除了职业联赛体系和业余联赛体系的搭建和对接,以及上述提到的职业联盟的建立,俱乐部的投资回归合理以外,最重要的还是青训造血。当今中国足球人才断档现象愈发严重,我们注意到职业联赛培养后备人才职能日益式微的现象,这是继续扭转的一环。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有

陈戌源上任时,对外汇报过中国足协未来几年针对职业联赛发展的具体工作方向和目标,比如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达到亚洲一流;完善职业联赛体制,成立职业联盟,形成充满活力、规范有序的职业联赛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改革职业俱乐部建设和运营模式,促进俱乐部增强自我造血能力,实现持续健康稳定发展;中超联赛在亚洲联赛排名中稳定保持在前三水平。

中国足球正在寻找一条健康稳定的发展之路,但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要真正达到亚洲一流,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幸运的是,现阶段已有限制金元等拨乱反正的政策在执行。未来十年,过“小日子”的中国足球应该抓住时机,恶补内核、软实力的短板,真正让队名中性化起到作用,让俱乐部与所在城市一起共创品牌,发挥社会效应,打造一个真正有成绩、又有造血能力和长远发展模式及潜力的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