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况曾是最好的足球游戏 但俱乐部踢了18年草根联赛(3)

实况曾是最好的足球游戏 但俱乐部踢了18年草根联赛(3)

本文导航

实况足球》电竞之殇

商业化是那个年代中国电竞面对的普遍问题,但作为一个拥有强大品牌号召力,联赛和俱乐部模式起步又早的项目,《实况足球》电竞发展到今天仍然停留在“草根足球”和“玩家娱乐”范畴足球比赛策划案,其面对问题也可知并非那么单纯。

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算是最直观的、所有人都能想到的点。

《实况足球》和主要竞争对手《FIFA》近几年的此消彼长自不必提,王宝忠还告诉我一个有趣的细节:“我其实对《FIFA》没有偏见,承认《FIFA》已经全方位超越实况了。完全实况现在还做《FIFA》补丁,俱乐部里俩游戏都玩的也有,只是我不玩而已。我生平最讨厌的游戏是《魔兽世界》,俱乐部将近1/4活跃玩家是《魔兽世界》出的时候流失的。后来有人跟我聊这个游戏,我觉得很多设计确实蛮有意思。这些年也有不少人拉我一起玩,但作为俱乐部管理,我感情上接受不了。”

另外,中国玩家的用户习惯也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商权说,职业生涯中他好几次想全职做实况,可是每次冷静下来理智评估,都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我是学动画引擎专业的。这专业主要就业方向就是游戏和动画,毕业之初我其实更偏向游戏,很想往《实况足球OL》的方向努一努。”当时,腾讯的《FIFA Online》已经上线,这给了搞职业化碰壁的商权一些启发:“在中国搞电竞,必须要用一款网游来承载,但这一点14年前我是想不到的。事实上KONAMI也有过网游化的思路。很多人不知道,他们韩国工作室做过一个《实况足球OL》,我去韩服试玩过,很垃圾,两次封测后就胎死腹中了。现在做手游,其实是网游化思路的延续。”

韩国工作室开发的失败品《实况足球OL》

商权写了一份《实况足球OL》的企划书,连同简历一起发给了几家国内大厂。企划书里他建议购买《实况足球》版权开发一款PC端游。技术上则将游戏拆分成独立运行的两部分:底层引擎和数据/系统功能。“足球游戏每年都有新版本,但引擎底层技术三五年内是不会迭代的。游戏的数值、用户数据和系统功能在日常运营中持续更新,然后技术迭代的时候直接更新引擎,等于把游戏换代放在《实况足球OL》这个品牌框架下完成。”

商权的方案颇有先见之明,今天《FIFA Online》采用的迭代模式与商权思路近似,但和其他应届毕业生的策划案命运相似,没有收到积极反馈。心灰意冷的他便转投动画公司谋出路了。在动画行业摸爬滚打几年,他自己创业成立了一家制片公司。

上面两条都还算比较浅显的理由,真正掣肘《实况足球》电竞发展的关键,其实是多年来KONAMI作为官方的缺位。

过去影响力最大的电竞赛事是以WCG为代表的综合型第三方赛事。但年纪稍大一些的电竞爱好者都知道,在这类赛事中,《实况足球》大多数时候是缺席的。日本不重视电竞,发展非常缓慢,到现在仍然是电竞第三世界国家。KONAMI早年对电竞也兴味索然,加上日本企业对IP授权近乎偏执的管理,导致与KONAMI谈授权异常困难,给竞技发展造成了一系列连锁影响。

完全实况组织的实况冠军杯

2003年,CCTV5《电子竞技世界》栏目开播,《实况足球》也借这档栏目登上了央视舞台。“当年有俩人上过央视,后来被圈里称为‘央视双雄’,其中一个是我们俱乐部的,”王宝忠说。“他们在节目上教一些小技巧,比如任意球怎么罚。录制时主画面放游戏,还有一个摄像机拍手,教你怎么搓手柄——今天再看挺蠢的,节目效果很差,但当时我们都觉得特光荣。”然而短短几期后,《电子竞技世界》就因版权问题不再制作《实况足球》内容,栏目中体育游戏《FIFA》一家独大。

18年来,完全实况俱乐部经手承办过多少《实况足球》比赛已经数不清了,但不论是水友赛还是商业比赛都没有授权。这些年站长小叶子给KONAMI写过十几封邮件想谈谈授权,给自己办的比赛讨个“名分”,但从没有收到过回复。

2016年,KONAMI宣布《实况足球2017》首次加入官方中文解说。曾与完全实况联合制作民间解说补丁的王涛“转正”,平步登云成了官方解说。完全实况马上想到请王涛去跟KONAMI谈:“(加入中文解说)第一说明KONAMI对大陆市场更重视了;第二证明我们和王涛——大伙私下都叫他‘王涛涛’——制作的补丁品质得到认可;第三王涛有很高的个人声望,更有可能谈成。”

然而王涛传回的答案,可能比没音信更糟糕。

KONAMI表示,他们对大陆市场仍不大感兴趣,也无意给大陆赛事授权。这些年完全实况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办了许多比赛足球比赛策划案,官方不要求赔钱已经很仁义了。

这种傲慢的回复让王宝忠感到愤怒、羞辱和心寒:“王涛已经是最接近KONAMI的人了,如果他只能带回这种回复,那我觉得没人能谈成,也不用拿热脸去贴人冷屁股了。”从此以后,完全实况彻底放弃与官方接触——要知道,这些都是多年靠巨大热忱在中国推广《实况足球》,最铁杆的粉丝。

王涛跟完全实况缘分不浅

跟KONAMI谈授权,商权经验也没好到哪去。多年来他屡次尝试推动综合型第三方商业赛事加入《实况足球》项目,但是成果寥寥。“这些年找KONAMI谈授权的很多,谈成的基本没有。主办方为避免风险,很少有大型商业比赛愿意做实况。”

去年,各地区的《实况足球》比赛已经非常少了。为寻找《实况足球》和俱乐部未来的方向在哪里,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位俱乐部代表在泉州开了一个代表大会。香港也作为一个分部出席;而最远的代表是从乌鲁木齐赶来的。

会上,各地代表针对俱乐部运营模式、赛制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学习,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同步赛事信息,并在赛事组织上互相协助。大会还宣布成立“《实况足球》协会”,将全国实况划分为华北、华中、华南、西部四大地区,商权就是华北地区的负责人。原本协会还申请挂靠在体育总局的“电子竞技协会”下属,拿个“官方机构”名分。结果体育总局因“《实况足球》协会”没有游戏版权方授权不给审批,等于他们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第三方商业赛事越来越少,KONAMI第一方赛事也指望不上。提起官方在赛事上的投入,王宝忠同样有点忿忿:“CAPCOM赞助了很多《街霸5》比赛,官方赛事CAPCOM杯现在也有中国赛区了。我敢说《实况足球》给KONAMI带来的收益绝对是比《街霸5》之于CAPCOM要多的,但KONAMI重心已经不在游戏上了,很难指望他们会有更多投入。”

王宝忠说,中国玩家“断档”非常久。大约2015年前后,《实况足球》官方赛事才加入了香港赛区,给中国玩家开了一个窗口。但即便中国选手香港预选赛能出线,也只能代表“中国香港”参加国际比赛——此前陈志良就是以香港选手的名义出征法国的,所以“报国无门”的情况依然没有改变。